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读书网 > 历史 > 崇祯十五年 > 第934章 白刃不相饶(求月票~~)

崇祯十五年 第934章 白刃不相饶(求月票~~)

作者:韭菜东南生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1-26 08:58:59 来源:天籁小说网

……

官道边,暗夜里,火把熊熊。

袁继咸带着保定营百总以上的十几个官佐在道边等候。

许定国就站在袁继咸的右手边。

和刚才相比,此时他眼神中的惊慌更多,虽然深夜凉爽,但额头的冷汗,却始终不曾退去。

而在袁继咸的右手边,虎子臣肃然而立,他身后,五十个充当前锋,随他赶到保定的五十个保定骑兵,都立在马前,等待太子,他们中间,骆养性和手下的五六个锦衣卫,被五花大绑,严密看守。

像是知道反抗无益,骆养性和手下都是垂头丧气,

……

“来了!”

许定国正忧思,耳边忽然听见一声喊,抬头望去,只见官道之上,隐隐闪现火把之光,由远而近,渐渐而来,而随着距离的临近,火把光亮越来越清晰,马蹄之声也渐渐听闻。

是一支马队,人数看不出多少,但马蹄声音非常急促。

哒哒哒哒。

很快,这支马队的前锋距离他们已经不足一百步了。

袁继咸急忙领着众将上前迎接。

马队停了下来。

没有旗帜。

借着火把光亮,许定国看到了一张张疲惫,风尘仆仆,但却刚硬的脸,身材也都高大,一看就知道都是军中的健硕将士,轻甲轻装,但弓箭刀枪却齐全。

一眼看过,许定国就知道,这些骑士都是百战的精锐,远非自己麾下那些新募的保定兵可敌。即便他照骆养性的命令伏击了,也未必就能成功……

……

此时,这一队骑兵向两边分来,闪出中间的那一个带队百总官来。

这百总年纪很轻,骑着一匹黄骠马,面孔白皙,眉如卧蚕,身材比平常人高出一个头,见到道边迎接的众人和袁继咸的旗帜,他翻身下马,急步来到袁继咸面前,抱拳深深见礼:“王辅臣见过制台大人!”

“免礼,殿下呢?”袁继咸急不可耐的问。

“不远了,随后就到。驸马都尉,虎总镇,都在身边跟随。”王辅臣答。

袁继咸点头,继续翘首等待。

许定国的心,忽然咚咚咚地跳了起来……

他年近六十,经历过很多很多的事情,更几番沉浮,好几次都差点要被主官推出辕门斩首了,但靠着机巧,他一次一次的转危为安,但今夜,面对滚滚而来的太子马队,和那听闻很多、但却从未见面的太子殿下,他心情竟然无比紧张,有一种即将要大祸临头、屠刀即将要落下的不安和忐忑。

但他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太子驾到,即便是他最心腹的家丁,此时也都是屏气凝息,不敢有任何动作。

许定国在心中一叹:听天由命吧。

……

隆隆隆隆,官道之上的马蹄之声更加密集,火把也更明亮,连续有两大队的骑兵赶到。

而就在第二队骑兵赶到之后,先行赶到的虎子臣和王辅臣都是肃然,接着,骑兵大队向两边一分,闪出了护卫在中间的几骑来。

“参见殿下~~”

袁继咸虎子臣王辅臣都已经跪了下去。因为太激动,袁继咸淳厚的声音,这一刻竟然是无比沙哑,甚至是带着一丝的哽咽。

许定国急忙也下跪。

“保督快起~~众将也快起~~”

听见一个年轻、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许定国心中一震,这就是太子。

随即,微微抬头,向声音来源处偷看。

---火把光亮下,看见一个披着大氅,戴银盔,着轻甲的年轻骑士缓马而出,随即翻身下马,将手中的马鞭交给身边的一个宦者,然后迈步来到袁继咸面前,伸手搀扶。

因为就跪在袁继咸的身前左侧,所以许定国清楚的看到了太子的脸。

年轻、英俊,脸色严肃,虽然风尘仆仆,疲惫不已,但一双眼睛却像是天上星星一样的明亮,目光冷静而清澈。腰间悬着宝剑,走路不急不缓,俨然是王者气息。

而在太子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有驸马都尉巩永固,东宫典玺田守信,还有原保定总兵虎大威,河南总兵陈永福,另外的几个年轻小将,许定国却是不认识了。

许定国只偷看了一眼,急忙又低下头,和众人一起喊道:“谢殿下!”

众人都起身,许定国跟着站了起来,然后随着众人,一起后退了几十步,给太子和保督留出了单独谈话的空间。

太子托着袁继咸的手臂,和袁继咸小声说话。

火把光亮下,他不时微笑点头,像是在感谢袁继咸的担心,忽而脸色又严肃,像是为袁继咸所禀报的情况而担忧。

许定国心跳更急。

他知道,袁继咸一定禀报了他试图带兵伏击的事情。

“带骆养性!”

忽然听见那宦者喊。

许定国心脏更是大跳,抬目看过去,只见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被五花大绑的推到了太子和袁继咸的面前,然后木然的跪在了太子面前。

太子和袁继咸都已经坐了下来,两人开始审问骆养性。

因为离的远,所以许定国并不能知道太子都问了什么?骆养性又都回了什么?他只能看到,太子始终冷静,面色沉沉如水,从始至终都没有发怒,倒是保督袁继咸却是连连跳起,脸色镇怒,甚至对骆养性戟指怒骂,显然是被骆养性的供词所震惊到了。

而堂堂地锦衣卫指挥使,这会跪在地上,惊恐的像是一条断脊之犬,不住的叩头,流泪……

许定国惊恐难安,他现在只希望骆养性没有将他的事情全部说不出来,不然,他纵是不死,这个保定总兵官也是保不住了,说不得还得回到刑部大狱,继续做他的囚徒去。

终于,太子结束了对骆养性的审问,并婉拒了袁继咸的入城请求,而随行的将士也已经搭好了简易军帐,今夜就要在这里宿营,明早再赶路,许定国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心中一松,正准备抬手擦汗之时,忽然人影闪动,脚步声响,太子和袁继咸以及一干护卫,竟然是向这边走了过来。

连许定国在内的保定诸将,都急忙抱拳躬身。

太子站定,目光徐徐扫他们一眼,最后落到了许定国的身上,平静问:“你就是保定总兵许定国?”

许定国惊的大颤,心说果然是冲我来的,但此时此刻,却也容不得他退缩,于是急忙跪倒,拜首道:“是臣。臣许定国,参见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说着,以头伏地,动也不动。

但他的马屁,没有任何用处。

太子年轻的声音飘来,这一次不再是温和,而是透出了一些严厉:“十四年,洛阳和开封为流贼围攻,危在旦夕之时,你身为总兵官,畏战不前,又贪墨军资,本是死罪,但你机巧的很,花了大笔银子,贿赂官员,死罪变成无罪,若非是我干预,你早就在外面逍遥了。原本以为,将你投入刑部大牢,你定能安分一些,但想不到啊,你竟然又成了总兵。说吧,你这一次又是花了多少银子?又或者是走了谁的门路?”

许定国吓的魂飞魄散,急忙叩首:“殿下明鉴,臣没有啊……”

“定王、李守錡看你有用,以你为保定总兵,密令你阻拦我,是不是?”

“没有没有……”许定国惊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骆养性诈你,说经过的乃是本宫麾下的武襄左卫,要你全数截杀,你胆大包天,居然答应了他,岂不知袭杀武襄左卫也是死罪?若非是保督阻拦,你现在应该已经是弓弩齐发,将这里变成战场了吧?”太子越说越严厉。

“没……”许定国惊的冷汗淋淋,已经是说不出话了。

“来呀,将他拿下!”太子道。

两个武襄左卫答应,上前摘去许定国的头盔,将他拖起。

“殿下饶命啊~~”

直到这时,许定国这才喊了出来。他冷汗如雨,前胸后背都湿透了。

太子冷冷看着他,一瞬间,脑子里面闪过一个杀字,不过终究是忍住了,说道:“革去他保定总兵官之职,暂时关押,听候朝廷的处置。虎大威!”

“在!”

站在太子身后的虎大威,立刻出列抱拳。

“令你暂为保定总官兵,署理保定军务。”太子道。

“是!”

虎大威大声得令。

他本就是保定总兵官,虽然许定国上任之后,立刻就安插亲信,调派将领,但时间毕竟太短,远远还没有掌握保定兵,现在虎大威回到旧职,又有袁继咸,保定兵立刻就回到掌控中。

火把燃烧中,所有人都是肃然,对于太子的处置,无一人敢有异议,全部听从。

……

处置完一切,朱慈烺回到帐中,倒头就睡。

这几天,他一直都是如此,睁开眼赶路,闭上眼睡觉,日夜兼程,马不停蹄,而当过了河南,进入河北,李若链一路重新署理各地的分司,传达他的命令,重新掌握河南河北的军情司之后,河北河南形势都已经在控制中,官府和各地驻军,都已经知道了他平安的消息,之不过因为他每日疾驰,消息传播的速度远远追不上他的马蹄,因此,他到了哪里,哪里人才能知道他的消息。

就比如今夜,如果知道他尚在的消息,给许定国两个胆子,他也不敢答应骆养性的要求,带兵袭击武襄左卫的。

而在进入保定府之前,在真定府,朱慈烺遇见了段彪。

段彪带来了堵胤锡的密信。

看完密信,朱慈烺大吃一惊,他想不到定王竟然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

弑父。

朱慈烺不敢相信,定王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个人的野心之大,竟然可以丧失人性!

于是,朱慈烺心急如焚,再一次加快了前行的速度,从真定府到保定府,两百里的路程,几乎是一日到达,这也是暗夜之后,他依然带队在官道上奔驰的原因。

京师情况危急,定王随时都可能出手,天翻地覆,猪羊变色,大明的剧震将不可避免,为了抢时间,也为了见崇祯帝最后一面,朱慈烺已经完全是拼了。这几日,只他自己一人,就累死了两匹战马,麾下众将更不必多说,幸亏可以从经过的府城补充,不然,三千马连一半的路程都跑不了,就要全部累死在途中了,如果那样,他们自然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抵达保定府。

在进入保定府之前,朱慈烺听到新任保定总兵官居然是许定国之后,心中顿生警惕,一个应该在刑部大狱中的罪人,而且是被他特别叮嘱,绝不能轻放的重点人物,却忽然又成了朝廷二品的总兵武将,不用问,一定是定王和李守錡在搞鬼。

保定府是去往京师的必经之处,许定国为保定总兵,说不得是带有使命的,加上他治罪许定国的宿怨,许定国怕是不会轻易为他所用的。因此,必须要罢了许定国的官,以免他带兵作乱。

想明白这一点,朱慈烺立命虎大威之子虎子臣为前锋,先行前往保定府,去见保督袁继咸。

临行前,他对虎子臣有过叮嘱。

而虎子臣不负所托,不但圆满完成了他交代的任务,而且还擒获了骆养性。

骆养性,锦衣卫指挥使,原本应该是父皇的最亲信,也是最不应该陷害他的人,但骆养性却偏偏成了定王计划中的最大执行者,朱慈烺心中的愤怒,有点无法压制。在审讯骆养性的过程中,除了京师情况和定王、李守錡阴谋的细节,朱慈烺更想知道的其实是,为什么?定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李守錡,还是你骆养性,或者是其他歹人,蛊惑诱导了定王?

隐隐地,直到现在,朱慈烺都有点不能相信定王的改变。

“臣死罪。”

骆养性脸色煞白,眼神木然呆滞:“做过的事情,臣一一都说了,绝无保留,但如果殿下说,是臣蛊惑了定王,致使定王做出这些疯狂之事,臣却是不能认!这些谋逆大罪,并非是臣愿意,而是定王用臣一家老小的性命,逼着臣做的,臣不得不做啊,如果说有谁蛊惑,那绝不是臣下,而是定王自己蛊惑了自己啊~~~”

朱慈烺当时默然。

进入睡梦之中后,骆养性的话,却仿佛依然在他耳边萦绕。

朱慈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

感谢“小正在路上”“西贝丁1”“西贝丁3”和“棉花糖、LOVE521”的打赏,感谢所有投我月票的大大,谢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