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读书网 > 科幻 >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怪物(我老婆是邪神)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灰血

“江寻,我……我……”眼看着自己过去的身体,化成最原始的血肉组织,不断融入自己的现在的身体,童云浅脸色都有些发青了,“江寻……能不能停下来?”

“停下来?”江寻看了一眼已经大部分被融合的童云浅原肉身,开口道,“都快吃完了,现在停下来有点可惜,再说剩一半也不好吧。”

听到江寻这么说,童云浅都有点崩溃了,因为这件事的冲击性太大,以至于她不知该如何是好,等到她开口反对的时候,她原本的肉身都被吞噬了个七七八八了。

而且江寻居然说有点可惜?

童云浅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不禁想到漫画中的缝合怪,因为吞噬了太多的其他生物,这些怪物的身材变得臃肿,身上七八条胳膊,三四个头,再来一些尾巴、翅膀、獠牙之类。

一想到就让人做噩梦。

自己如果乱吃一气,不会也变成那个样子吧?

随着最后的血肉,被童云浅所吞吃,血蔷薇的意识体也烟消云散。

一个活了将近三百年的精神系异能者,就这么死了。

至此,蝶组织的十三人,已经被江寻杀了两个。

不过,江寻知道,蝶的这十三人,只是表面上的,真正的蝶,其实是二十六人。

而且所有的蝶组织成员,根本不会背叛组织,血蔷薇所谓透露蝶的秘密给自己,多半也是谎话。

“夜雨挽歌,你的五感,应该恢复了一些吧。”江寻忽然看向躲在阴暗角落中的夜雨挽歌。

此时的夜雨挽歌,还闭着双眼,手里拿着匕首。

她的感知确实部分恢复了,只是装作没有恢复的样子,刚刚江寻杀死血蔷薇的一幕,她亲眼目睹。

听到江寻的话,夜雨挽歌身子微微一颤。

她身材娇小,头上两条黑色马尾已经散乱,脸上都是伤痕,嘴角染血。

她隐匿在黑暗中,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受伤后躲起来舔舐伤口,却又遭到新危险,不得不亮出爪子防御的猫。

只是,现在的夜雨挽歌,面对江寻,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蔷薇园一战,已经消耗了夜雨挽歌的全部力量,最后的死神挽歌,更是让她透支了生命力。

在夜雨挽歌看来,江寻这人杀伐果决,落在他手上基本已经宣判死刑。

死,夜雨挽歌并不怕。

她只是怕现在死了,许多是事情就做不完了。

江寻一步步的向夜雨挽歌走去,夜雨挽歌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身体缩在了墙角。

五感恢复这件事已经被江寻戳穿,夜雨挽歌也没必要伪装了,她睁开了眼睛,黑色的眸子在幽暗的环境下闪烁着黑色的光芒。

江寻看了一眼夜雨挽歌持刀的手,虽然夜雨挽歌极力掩饰,但江寻还是敏锐的看到,她握刀的手指,在轻轻的颤抖着。

夜雨挽歌毕竟只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女,她虽然实力强大,但面对死亡威胁时,她害怕了。

“你似乎很恐惧,也是,面对死亡,没有人不恐惧,哪怕失去了求生**选择自杀的人,真的到他们死的时候,他们也会害怕,尤其你还这么年轻,应该没活够吧?”

听到江寻的话,夜雨挽歌贝齿紧咬:“你在羞辱我?落在你手里,被杀我也无话可说,你要动手就痛快点,现在算什么,猫戏老鼠?享受调戏弱者的言语快感?”

“哈!”江寻笑了,“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儿?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好像我才是反派,你们倒是成了正义的一方了。”

“你难道不是吗?”夜雨挽歌冷声道,“我们蝶确实不算什么正道组织,但我们也在世界各地肃清怪物,我们至少也没有操控怪物,并利用怪物吞噬、改造人体,你这些做法,已经在是入魔了,迟早有一天,你会受到怪物的力量诱惑,走上邪路,甚至脱离人类,成为半人半怪的存在!”

“半人半怪怎么了?”鱼冰凌蹙眉说道。

夜雨挽歌惊异的看了鱼冰凌一眼。

这女人问的是人话吗?半人半怪她还问怎么了?

这么理直气壮的?

“做人就正义了?有些人杀起同类来比怪物还狠。”鱼冰凌冷声说道,她看了一眼鱼归晚,夜雨挽歌的那番话,把自己和鱼归晚都骂进去了。

然而,让鱼冰凌无语的是,此时的鱼归晚已经解除变身,大概因为之前变身战斗消耗了很多能量,小姑娘正摸着自己的肚子,夜雨挽歌说的话,她压根儿没听进去。

鱼冰凌也不指望鱼归晚帮她说啥了,她继续道:“你别在这里装圣母了,你们蝶组织杀的人,数得过来吗?包括这次对我们的蝶级追杀令,不是也是你们发的吗?”

“是你们先杀了无影人,我们发追杀令有问题?”夜雨挽歌反问道。

鱼冰凌一时间无法反驳,这话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我们在雨田国的争斗,本来就是利益之争,大家都是为了抢夺极品元晶,无所谓正邪之分,无影人技不如人,被你们杀死,我们也无话可说,但我们报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吧?”

“道理的确没错。”江寻在这时开口了,“不过……你真的觉得蝶组织追杀我,甚至发出了蝶级追杀令,是因为我杀死了无影人?”

听到江寻的话,夜雨挽歌怔了一下,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蝶组织被杀的事情,蝶虽然复仇,但也不会下达蝶级追杀令。

而无影人在蝶组织的成员中也不怎么排的上号,他位列蝶组织十三人之一,靠的仅仅是他的特殊能力,真正论综合实力,无影人不算强。

为了给无影人报仇,下达最高级别的追杀令,确实有些小题大做了。

“看来蝶组织的核心秘密,你知道的很少,远没有血蔷薇知道的多。”江寻慢悠悠的说道,他血蔷薇已经加入蝶组织已经两百多年,对蝶的了解比大多数蝶组织成员都多,更别说跟年纪轻轻的夜雨挽歌相比了。

“你操控怪物,能力十恶不赦,蝶对你发出蝶级追杀令,也是情理之中,若是放任你不关,让你发展下去,你怕是成为祸害一方的怪物。在邪恶力量中迷失自我的人,我见得多了!”夜雨挽歌说话中,把脸别向了一旁,把她白皙修长的脖子对着江寻,似乎既是不想看江寻,也有种引颈受戮的感觉。

“见得多了?也不见得吧,除了你父亲,你还见过谁了?”

江寻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夜雨挽歌心中一震,她转过头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江寻。

“你……你怎么……”

夜雨挽歌震惊了,江寻难道知道自己父亲的事情?

关于夜雨挽歌的身世,极少有人知道。

世人盛传,夜雨挽歌是一个小国的王室成员,她的家人都在权力争夺中被杀,她自己流亡海外,因此而性格扭曲,之后她加入蝶组织,实力强大之后,在一个雨夜将仇人一一折磨致死,从此有了夜雨挽歌的名号。

而实际上,这个传说并不真实,只是夜雨挽歌并没有去澄清。

因为,关于她的身世,是她永远的痛。

她的确出身王室贵族,但她的家人,并不是在权力争夺中被杀。

“你都知道些什么?”夜雨挽歌的声音有些颤抖,她的身世是她的最大秘密,也是她内心深处最脆弱的一面,她有时会在噩梦中惊醒,只不过因为时隔多年,只要从噩梦中醒来,她就会很快平静下来。

但现在,被江寻一个陌生男子说出她的心中隐秘,夜雨挽歌有种赤身luo体的站在江寻面前,被他完全看穿的感觉。

这个少年,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

江寻拉过一张椅子,直接夜雨挽歌面前坐了下来,而此时的夜雨挽歌,缩在房间的角落里,跟江寻正好平视。

江寻道:“我知道的也不算详尽,不如我现在说出来,看看有什么地方不对的,你可以指正一下。

那我开始了……”

江寻自顾自的说着,完全不理会夜雨挽歌苍白的脸色。

“你虽然出身贵族王室,听起来出身高贵,但其实你父亲有很多女人,他是一个六七十岁的糟老头子,你的母亲则是一个出身贫贱的舞女,她在十**岁的时候被你父亲占有,之后生下了你,你只是一个没有名分的私生女。

你的父亲一开始不知道你的存在,这导致你们过得非常贫穷。直到你六岁的时候,你父亲才得知了这件事,他将你们接入庄园城堡,可因为你的出身问题,从小你的身份就不被皇室承认,所以,你在庄园里的遭遇可想而知,一直饱受欺辱。

唯一让你感到幸福的是,你父亲并没有对你有什么偏见,在那个兄弟姐妹,甚至仆人都欺负你,充满冰冷的灰色城堡里,他对你慈爱,应该是唯一的温暖。

后来……随着你的兄弟姐妹都被陆陆续续派到封地去,没有了欺辱你的人,你的童年变得幸福了许多。

直到你十岁的时候……

嗯……我很想说这时候你遇到了一个青梅竹马的王子,你们一起长大后彼此相爱,以后过上快乐而又幸福的生活,然而可惜,这并不是一个童话故事……

你十岁被推上祭坛,直到这时你才知道,你父亲的城堡,一直居住着一个魔鬼。

当然,魔鬼是西方过去的叫法,现在应该称之为鬼怪,也就是怪物……

其实,在怪物大规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之前,就已经有零星的怪物存在了,而且……它们存在了很久。

东方的鬼邪、妖怪传说。

西方的魔鬼、幽灵、石像鬼等等传说,都与此有关。

你的父亲,养了一个怪物,不……

应该说是一个怪物,养了你父亲。

用西方的话说,就是你父亲将灵魂出卖给了魔鬼,跟魔鬼做了交易。

他本来不是什么皇室成员,他的身份、地位、财富都是在怪物帮助下得到的,他通过献祭自己的孩子,向怪物许愿,而那个怪物,则实现了他的野心。

不同的愿望,需要不同程度的祭品,也许是需要一个孩子的手和脚,也许是寿命青春,乃至生命。

你父亲的一生找那么多女人,就是为了生更多的孩子,让他有足够的祭品,所以,你那些从城堡中失踪的兄弟姐妹们不是去了封地,只是被他献祭掉了。

至于你,也不知道该说你幸运,还是不幸。你父亲献祭你的时候,许下的愿望都不大,所以那个怪物每次只取你的一点点。

先是视力,你从此看不到颜色了,只能看到黑白的世界。

接着你被生挖了一只眼睛。

然后是切掉了半截舌头。

又被吃掉了两只脚……

曾经在冰冷的城堡中,给你最温暖关爱的慈父,原来只是把你当成交易用的血肉,就像是屠夫贩卖猪牛羊一样。

你母亲知道了这件事,她苦苦哀求你父亲,甚至提出替代你。

可惜……她不够资格,因为怪物签订契约的人是你父亲,它的祭品必须是你父亲的血亲。

后来,在你母亲又一次为你哀求的时候,你父亲烦不胜烦,将她杀死了。

当着你的面儿。

你用只能看到黑白色的唯一眼睛,目睹了你母亲的死亡。

灰色的血液喷溅在了灰色的城堡中。

当血液连鲜艳都失去了的时候,那就只剩下了压抑和绝望。

那一幕,从此成了你的人生阴影,你无数次的梦到那个情景,从噩梦中醒来。

其实那时候,你的父亲大概已经疯了,至少是彻底泯灭了人性。

这不奇怪,追求力量、财富、地位,被贪婪吞噬人性的人,变得再疯狂都很正常。

极度的绝望和哀伤,让你觉醒了你身体里的潜能……

然而,你爆发出来的力量,也并不能对抗那只怪物,你只是逃掉了。

你疯狂的追求力量,并因此而加入了蝶组织,你的舌头、双脚和右边的义眼,是蝶组织的鸟嘴医生帮你接的,只不过,他并不知道你为什么损失掉了这些器官……”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