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读书网 > 历史 >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 第十九章 有聪明人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第十九章 有聪明人

作者:俊秀才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1-26 08:58:57 来源:xsbiquge笔趣阁

古往今来,人们常说,钱都非常难挣,一天到晚都为了生活的那几两银子累死累活。

殊不知,如果你会挣钱的话,那么钱还是来得很容易。

怎么才叫会挣钱?

那首先你要知道,需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你要做的事情。

然后就是,你要从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看到能挣钱的方法和机会。

做边茶生意的杨明就是一个很聪明的生意人。

今年三十岁的杨明是帝京府本地人,出身贫困,靠着自己十二岁开始外出做事,一直忙到现在,总算是茶叶生意有了一定的规模。

他的铺子算不上很大,一年发往西北边区的销售量也就是数万斤,加上各种“茶引”、“边引”、运转、损耗等等的开支,还有各种应酬往来,总的下来不过挣两三千两白银。

如果是做得大的边茶商人,一年下来五万八万两银子都不算什么。

当然了,两三千两白银已经超越了京畿地区的绝大部分人。

只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杨明既然做生意,当然想要自己能成为行业中的翘楚。

所以这些年来,杨明一直拼命的努力。

奈何他自己的根基浅薄,家里又没有任何可以帮忙的人脉,因此起色并不大。

今天杨明请的是吏部的两个小官吃个便饭,倒不是特意的想要做什么,只不过是日常感情的联络。

亏得这些年杨明舍得花钱,这些具体办事儿的小官吏才没有给他添麻烦,总体来说运作正常。

妙味楼便是杨明选择的日常请客场所,这里菜肴味道不错,用料很实在,且不会有任何的麻烦打扰,很适合悠闲的喝酒吃饭聊天。

杨明踏入妙味楼的时候,也被肥皂洗手的效果吓了一跳。

同样的,他更被肥皂的天价给吓住了,不敢购买。

可是等到杨明坐在了雅间里面,他就开始琢磨了。

片刻之后,杨明拔腿就跑出了雅间,冲到了田荣的跟前。

“这位大人,我如果想要买一万块,能不能给我个优惠的价格?”杨明急声的道。

田荣:“!?”

来第一笔生意,固然让他很惊喜,但是一万块这样的数目,怎么听怎么像是开玩笑。

他干脆把事情交给了手下,自己拉着杨明到了旁边,“这位老板,你买这么多来干嘛?”

杨明道:“我准备把它拉到西北去,卖给那些回鹘人、西羌人。”

田荣琢磨了起来,“他们不都是穷得很吗?哪里有钱买?”

“他们的牧民固然是穷,可是那些贵族们有钱啊,草原上的许多东西,比起银子来值钱多了。”杨明并不掩饰的说:“上百个小部落头人,再加上那些大贵族,谁不是牛羊成群的?他们平日里全吃牛羊肉,一天到晚身上油腻腻的,要是得到了这个……肥皂,还不得天天用呀?”

杨明说得这么清楚,并不是因为他没有心机。

而是大康朝成立八十年以来,宗室子弟一直在做生意,但他们几乎从来都不涉及边贸和海贸生意。

因为这些宗室子弟的权势和优待,并不能用于域外,那些草原部落、海外蛮夷国度,都不会因为他们的身份给予优待。

于是这些风险极高的买卖,就被他们有意无意的忽略到了。

其实边贸和海贸的确风险很高。

边贸有许多大商人被马盗抢了货,血本无归的,更有做了生意,却根本收不到货款的,数十万家产,瞬间飞灰烟灭。

但比起海贸来,他们还算幸运的。

海贸出现意外那就更加悲壮,都不用遇到人为因素,通常一个台风到来,整个船队就什么都没了。

商人的家属不但要承受亲人尸骨无存的悲痛,要承受一切货物和船只的损失,更要赔偿一切随行人员的搏命钱,通常便是倾家荡产的下场。

所以即便是有这个肥皂生意,杨明也敢笃定,裕王府肯定不会自己去和那些蛮子们交易。

他们这些王亲贵族生活安逸,不愿意冒险,能舒舒服服的在京里收钱,有什么不好?

哪怕是赚得或许少一些,但只要控制得好,这笔买卖也是可以细水长流的。

至于杨明自己,说不得就要凭借着这笔买卖,一举打破束缚自己的枷锁,从此一飞冲天了!

不得不说,杨明考虑得很正确。

田荣现在就是这么想的,他也觉得找个靠谱的人卖掉全部肥皂,一口气把钱给赚够,那是最好。

要不是他做不了主,都想要和杨明仔细的详谈了。

比起一块一块的零售,一股脑的全部卖给杨明,省心省力,这不是挺好?

至于说价钱的问题,肥皂是独一份儿的生意,别的胰子都起不了这么好的效果,杨明即便压价,难道还能压到一钱银子一块?

即便是那个价,也一定是大赚了呀!

况且杨明也没那个胆子赖账,宗室子弟是没有什么朝局影响力,但太祖早就对他们的权益做了保障。

凡是侵犯到宗室子弟正常利益的,那么皇帝一定要严查严惩,绝对不能纵容。

任凭你多大的商人,任凭你的后台多么强,只要触及到了这个底线,一定是被抄家抓捕,打得不能翻身。

可是很遗憾,哪怕是再怎么对杨明的条件感到心动,田荣也不敢忘记柳铭淇交代了的事情。

他叹了一口气,“这位老板,你的心思我很赞赏,但是这事儿我没办法做主,我们世子殿下给我的命令是一个人只能买五块,多一块都不能卖。”

“嘿,做这些零散生意,怎么比得上我这个大买卖?”杨明顺手就悄悄递了一锭白银到田荣手里,“麻烦管家您回去跟裕王世子说一下,这个生意做好了,一年多的不敢说,万儿八千两的盈利是有的。”

田荣的笑容更甚了,“这个好说,不过你得给我交个底,你最多能吃下多少货?价格能给多少?”

“在下杨明,咱们本地帝京府人。我的铺子在外城外马街上,做边茶生意已经十几年了。”杨明道:“虽然我不是大商号,可是一年吃下三万到五万块肥皂的能力还是有的。但就价格方面,我希望和世子殿下商量一下,最好能以一钱银子一块的价格卖出去,这样才能薄利多销。”

田荣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一钱银子的最终卖价?你不是在逗我吧?这样我们还挣什么?”

杨明也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闻言道:“那您的意思是,多少合适?”

“我的意思不重要,关键是我们世子殿下怎么想。”田荣这点城府还是有,“我回去跟世子殿下说一下,再看他愿不愿意和你谈吧……但是以我的看法,如果你坚持1钱银子的最终售卖价格,那真没什么好谈的。”

“那您觉一1钱银子的收购价格呢?”杨明再塞了一锭银子过去。

“好走不送。”田荣想也不想的道。

“一钱五分银子呢?”杨明又塞了一锭银子。

“还是低了。”田荣抬了抬手,“好了,你不用试探了,我们家世子殿下,从来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人,你去打听打听就知道了。如果你行事干脆,为人爽利,那还有点谈头,否则恐怕这个生意和你无缘了。”

“谢谢总管。”杨明拱手道,“我还不知道您贵姓呢?”

“我叫田荣,添为裕王府大主管。”田荣道,“如果这几天你有空,就来这里等着吧,我不敢担保是不是明天能给你信儿。”

“行,我等着大主管您的消息。”杨明很干脆利落,第四次递了银子过去。

“放心,我会替你转达的。”田荣颌首道。

钱拿多了,自然心态就不一样。

田荣今天一口气就得到了四十两白银,相当于他正式年俸的三分之一了,虽然还有赏赐和一些外快,但四十两绝对是不可忽视的。

这使得田荣不觉感慨,外面这些做生意的普通商人,真是太能赚钱了,出手真大方。

眼看着生意有了希望,杨明想着自己怎么的也得让裕王世子的生意开个张,所以当即又掏出银子来,买了五块肥皂。

这就更让田大管家觉得这小子会做人了。

殊不知,杨明也没有浪费,吃饭的时候便拿了两块肥皂给他请客的两个吏部小官。

但他又很节约,剩下的三块没有一次给出去,准备下次请客,再给别的六部小官。

杨明做生意就是这样,该给出去的,比如给田荣的,他四十两银子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能给出去。

可如果能够节约的,比如说这五块肥皂,他能给两块,就不会给三块。

也只有这样做生意的人,才能成就一番事业啊!

但是杨明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就是这一天之中,唯一购买了肥皂的人。

意思就是说,柳铭淇寄予厚望的肥皂,第一天的销售额是五块,收入五两白银。

还没有田大总管收到的孝敬多。

反过来说,世事也是非常奇妙的。

杨明更没有想到的是,还有更加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发生了。

……

注:或许有老爷们觉得裕王府大管家太卑微了,而一个小商人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但本书的设定正是如此,且也符合历史上一些朝代的事实的。

譬如说我大明,对于宗室的限制到了极致,别看什么宁王、福王权势滔天,可实际上很多宗室穷困潦倒至极。

《世宗实录》记载,嘉靖40年,镇国将军(从二品)朱聪浸上书:“臣等身系封城,动作有禁,无产可鬻,无人可依。数日之中,不曾一食……有年逾三十而不能婚配,有暴露十年而不得埋葬,有行乞市井,有行乞民间,有流徙他乡,有饿死于道路。名虽宗室,苦甚穷民,俯地仰天,无门控诉。”

再过几十年,万历23年,宗室在籍人数157000人,实际能找到的只有96600人,有6万多人都逃籍了,还是皇室籍,不是日后我大清的旗籍。

明朝灭亡那一年更惨,337425人在籍,可能找到的只有207651人,逃籍13万人。当然也未必全是逃走,可能如同朱聪浸所言,乞讨的、流徙他乡的、饿死的都有。(同时这也证实并无“明朝百万宗室”一事)

因此,宗室未必就来得仗势欺人,像大康朝这样,宗室这种几乎没有任何官方权力的人群,做生意又不能压迫人,别人也不怕他们,自然气焰就没有那么嚣张,而平头老百姓也能跟坦然的面对他们一些。

如此设定颇有一点想当然之处,但也是秀才对宗室制度的一种探讨改进,欢迎各位老爷指正。

……

拜谢猫猫eer盟主打赏!如今正在存稿,容我上架后给你和大家一些惊喜!!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